澳门葡京赌场

鹽城化工廠爆炸:誰對“整改”置若罔聞

社論

一家化工廠連續3年因違法被處罰,此番再次發生爆炸事故,這不僅是涉事企業對安全生產和人命的漠視,也是給地方安全監管和整改一次警醒。

321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從江蘇鹽城消防了解到,該市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區內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發生爆炸,目前爆炸物質及傷亡情況暫不清楚。國家應急管理部已啟動應急響應,事故正在緊張救援和處置之中。截至19時,確認事故已造成死亡6人,重傷30人,另有部分群眾不同程度輕傷。

從現有信息來看,這不是一起小事故。唯愿事故救援,能夠將人員傷亡和損失降到最低。

然而,較之于事故本身的慘烈給人帶來的震驚,此次事故至少在一年多前就已敲響警鐘,卻未能被避免,更讓人憤慨。

公開信息顯示,涉事企業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安全生產方面可謂劣跡斑斑。據鹽城市環境保護局官網消息,20155月,該公司因存在項目未經審批擅自投入生產等違法事實而受到行政處罰和罰款;20177月,鹽城市環境保護局發布的行政處罰公示中,該公司因存在危廢管理不規范等違法行為,被處罰款28萬元。

20182月,在當時的國家安監總局向江蘇省安監局發布的督促整改安全隱患問題的函中,天嘉宜化工再度被點名批評,并指出存在13個安全隱患,其中就包括構成二級重大危險源的苯罐區、甲醇罐區未設置罐根部緊急切斷閥等與爆炸可能直接相關的安全隱患。

此次事故的具體原因,是否與此前被要求整改的隱患有關,仍待調查。但一家化工廠連續3年因違法被處罰,又直接被中央監管部門點名要求整改的背景下,最終還是釀成了爆炸事故,這不僅是涉事企業對安全生產和人命的漠視,也是給地方安全監管和整改一次警醒。

其實,2017年“12·9”重大事故就發生在響水縣的鄰縣灌南縣。“12·9”重大事故調查報告指出,涉事公司連云港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未落實安全生產主體責任,是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當地政府和化工園區管委會安全生產紅線意識不強,對安全生產工作重視不夠,屬地監管責任不落實,以及負有安全生產監管和建設項目管理的有關部門未認真履行職責,也是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

上述原國家安監總局所下達的整改函,正是為了“認真吸取‘12·9’重大事故教訓”。應該說,無論從企業安全生產,還是從主管部門安全監管角度,“12·9”重大事故教訓都不可謂不深刻。然而,責任追究了,整改要求提出了,一年多后,作為“12·9”重大事故發生地鄰縣的響水縣再次“踏進同一條河流”,各方對教訓的吸取是否到位,整改成效又是如何體現的,不得不讓人生疑。

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是,此次涉事企業曾在2015年就因未設置危險廢物識別標志而被罰,而在2018年安監總局下發的問題清單中,同樣出現了現場安全警示標志不足,部分安全警示標志模糊不清等安全隱患。這是否是企業整改不力,乃至存在“以罰代管”傾向,安全生產監管松懈的一個注腳?

另外,就在事故發生的三天前,國家應急管理部還曾在辦公會議上強調,要認真分析近日部分地區氣溫快速升高對消防、危化品安全可能造成的影響,加強安全防范工作。此一部署,有些地方有無打馬虎眼,這次爆炸事故無疑敲響了警鐘。

海恩法則指出:每一起嚴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輕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隱患。對于這次的爆炸企業及當地監管部門而言,防范事故,不缺“先兆”的提醒。一而再的事故證明,每一次的疏忽和僥幸,都不啻是為安全生產“埋雷”。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廣東省生態環境廳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1999-2019   粵ICP備05077635號

建議使用 IE7.0 以上瀏覽器

開發維護:
澳门葡京赌场